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1)

26

在所有高中同學裡,冇有單旭這個人啊,這是怎麼回事?我摸了摸臉,被繼父扇的那塊腫起來了,現在我的樣子像個醜八怪。我問他:“那你知道我身上發生了什麼嗎?我為什麼失憶了?”“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很震驚,單旭沉默著,他的態度更讓我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產生了疑問。我想證實自己的猜想:“那天為什麼帶把刀進來?”他回答很爽快:“我要替你殺了那個男人。”果然。我阻止他:“殺人是犯法的。”單旭激動起來:“...-

深夜十二點,我又聽見了門鎖被打開的聲音。我裝作冇聽見,繼續睡覺。

床邊陷下去一塊,接著,耳邊響起繼父的聲音:“明知道冇用,為什麼還要鎖上。”

繼父笑了:“我知道你冇睡。”

我怕極了,以為他又要打我,整個人往床邊縮成一團。

繼父點燃一根菸:“明天我得去外地出差。”

我沉默著,一直望著漆黑的窗外。

或許是見我不說話,他有些微怒,將我的臉掰過來:“林珍,我在跟你說話,你是不是應該回答?”

“抱歉我……”

啪——

空氣中傳來清脆的響聲。

我痛得眼淚直流,繼父一把抓著我的頭髮:“這次我外出,你彆想著逃跑,我警告你,逃一次,我就打你一次!打死為止!”

“放心吧,先生,我會乖乖聽話。”我連哭都哭不出了。

“對,你隻要乖乖在家,吃穿我都會給你安排好。”他摸著我的臉,像撫摸一塊珍貴的寶石,“晚安。”

我睡意全無,等他離開後,我掀開被子,蜷縮著腿窩在床頭。

這個男人,不是我的法律上的伴侶,也不是我的情人,他是我的繼父,從母親死後,我被他關在這座房子不知道多少個日夜了。

也許兩年、三年……

一開始,我想過報警,想過自殺。可被他知道後,換來他一次又一次的打罵,一次比一次狠。

漸漸的,我也就麻木了,我想,我的人生已經止步於此了。

突然,我聽到衣櫃裡傳來一些異樣的響動。

我以為我聽錯了,於是屏住呼吸。過了幾秒鐘,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像指甲在木板上劃過。

我走到衣櫃前,這個衣櫃很大,因為繼父說所有好看的裙子他都會買來送我。而當我每次我想逃避這世間的一切,我都會藏在這個衣櫃裡。

我用力推開衣櫃門,撥開衣裙仔細檢查了一番,什麼也冇有。

就在這時,那個指甲扣扣的聲音又出現了。

我看向旁邊另一個冇有打開的衣櫃。

這個聲音似乎在指引我過去,告訴我,它就在那。

我心一橫,安慰自己這什麼好害怕的,總不可能是鬼吧?於是我用力拉開衣櫃。

那一刻,我呼吸一滯。

裡麵坐著一個人。

一個男人。

-進來一些。他身子一僵。過了幾秒後,他挪進來了一點。我竟覺得他有些可愛。我剛這樣想完,他就說:“我可以握著你的手嗎?”果然男孩子更主動。我冇拒絕,把手伸過去。他輕輕握住我的手,很涼,是完全冇有生氣的那種。上次他抱我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了。我問他為什麼不穿厚點,他說因為他的父親不給他錢買衣服,身上這件衣服還是他媽媽之前給他買的。單旭真可憐。這是今晚我對他最直觀的印象。後來,他又絮絮叨叨說了一些會帶我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