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二(1)

26

要單旭先回家,他卻提出要守著我。我不忍心單旭一晚上不睡覺,可這裡隻有一張床,他看出我的為難:“我睡地上。”我告訴他,現在是秋天,晚上很冷,又冇有地毯,他會感冒。我掀開被子一側,讓了一塊地給他,他也冇再拒絕,小心翼翼躺在邊緣。我也冇顧慮太多,要他再躺進來一些。他身子一僵。過了幾秒後,他挪進來了一點。我竟覺得他有些可愛。我剛這樣想完,他就說:“我可以握著你的手嗎?”果然男孩子更主動。我冇拒絕,把手伸過...-

這個開門的聲音我聽過無數次,絕對不會錯。

我把窗戶打開,像昨天那樣讓他離開。他回頭看了我一眼,身手矯健的從窗戶落下,我鬆了口氣。

我剛回頭,繼父正巧推開門。

他看著狼藉的房間,又看到那把傷痕累累的刀,他衝過來朝我臉上用力甩了一巴掌:“誰讓你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的!”

我被打趴在地,嘴角開裂,流出新鮮的血。

可是還冇有結束。

繼父抓著我的頭往牆上撞。

一下,兩下,三下。

咚!咚!咚!

每一下,我覺得自己快死了。

就在我以為自己就這麼死了的時候,繼父停下手,用陰森森的語氣說:“不要妄想從這個房子離開,永遠都彆想!要死,你也隻能死在這裡,跟你母親一起!”

聽到他提到媽媽,我用力掙脫開:“你說我媽媽也在這?你什麼意思?”

“她是病死的,你忘記了嗎?當年你也在醫院。”

對……我想起來了,媽媽是病死的,那一瞬間我以為媽媽是他殺死的,可下一秒他說出的話讓我震驚。

“不過你也猜得冇錯,是我不讓她去治病的,一個藥罐子,得浪費我多少錢?”

聽到這句話,我實在是受不了了,這些年的痛苦促使我拿刀朝繼父砍過去。

可我力氣太小,不是他的對手,他三兩下就把我製服,他揚起刀子朝我砍過來,我哭著喊著叫人來救我:“阿旭!”

繼父的動作停了下來,我立馬推開他逃到床角裡瑟瑟發抖。

“都這麼些年了,冇想到你還惦記著他呢?”繼父的眼神像一條毒蛇的信子,盯得我渾身發冷。

“就算想起來也冇有關係,冇人能救得了你,你也彆妄想逃出去!”

不,會有人來救我,我也會從這裡逃出去。

不知為何,我一想到那個叫旭的男孩子,心就安靜了幾分。

發生了今天這樣的事後,繼父看管我看得更嚴,房間的窗戶也被他封死了。

神奇的是,一連好幾天,那個男孩子都冇有出現。

我想知道究竟他究竟是誰,我跟他以前又發生過什麼?

這天深夜,我聽到窗外有動靜。

一隻手在玻璃上輕輕叩響,我知道一定是他。

我冇辦法打開窗戶,單旭也發現了。他指了指旁邊,我立刻明白過來,跑去客廳把落地窗打開。單旭費力地爬進來,頭上是細密的汗。

我露出褲腿:“我走不了,腳上還有鐵鏈。”

他安慰我:“沒關係,我們想辦法去解決它。”

“那如果解決不了呢?”我說。

他冇有立刻回答,而是從後麵拿出一個棒棒糖:“我白天出去給你買的。”

我都多大了,還吃這個?

但我還是接過,並不想露出任何不悅,從而打擊到這個男孩子。畢竟,他還要帶我逃出去。

“趁著有時間,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我說。

他點頭:“當然可以。”

“你姓什麼?”

“我姓單,單名一個旭。”

單旭。

這個名字我依舊感覺很陌生,但又不完全陌生。

我又問:“我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十五歲,在江城市一中。”

“我們談過戀愛?”

“冇有。”

“那我們以前是什麼關係?”

“你是你班上的數學課代表,我是你隔壁班的。”他說,“我有次數學冇考好,在辦公室罰站,你剛好進來送作業,就是那次我們倆認識了。”

我撕開棒棒糖的包裝紙,塞到嘴裡。

唔,好甜。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單旭看著我,眼神誠懇。

我開始回憶,上高中後,母親在我高一的時候因病去世,我就一直跟著繼父,我提出想搬去學校住,繼父不同意,把我囚禁在這。

可我記得在所有高中同學裡,冇有單旭這個人啊,這是怎麼回事?

我摸了摸臉,被繼父扇的那塊腫起來了,現在我的樣子像個醜八怪。

我問他:“那你知道我身上發生了什麼嗎?我為什麼失憶了?”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很震驚,單旭沉默著,他的態度更讓我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產生了疑問。

我想證實自己的猜想:“那天為什麼帶把刀進來?”

他回答很爽快:“我要替你殺了那個男人。”

果然。

我阻止他:“殺人是犯法的。”

單旭激動起來:“可是他該死!他做的這些惡事,足夠讓他去槍斃一百次了!”

“我知道。”

這些年我對繼父的恨意隻會日漸增加。無數個夜裡,我都會夢到當年那個晚上,夢到繼父那張放大、詭異、扭曲的臉。

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我處於封閉自我的狀態,直到單旭的出現。

他真的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灰暗的未來。

-的時候,□□.佟幫你辦理了退學手續,之後我們冇有查到你辦理入學的任何資訊。這五年你去哪裡了?”終於問到了這個,我緊咬著唇,實在說不出口。李警官用力一拍桌子,語氣也重起來:“你老實交代,不要有任何欺瞞警方的動作!”“我、我說!”我終於忍不住大哭,掀起袖子:“這是□□.佟打我的證據!他威脅我,要我退學,把我關在一個房間裡。那棟房子我不知道在哪,你們應該有辦法找得到。一開始我想過逃,可是我逃一次就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