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二(3)

26

的時候,那個男孩子出現了。他順著旁邊的水管子爬上陽台,雙腳輕盈落地。好身手。如果我有這樣的功夫,我肯定能從房子裡逃出去,再也不用過暗無天日的日子了。男孩依舊是昨晚的打扮,穿著單薄破舊的衛衣,不過他看上去很高興:“小珍,我們離開這吧!昨天冇能帶你走,我回家以後一直在後悔,今天是個好機會,我帶你離開。”“可你究竟是誰?”我往後退了一步,“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除非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否則我是不會...-

我後背直冒冷汗,臉上仍是笑著的:“我哪有膽子敢欺騙先生。”

“你冇有?”

他一腳踢開桌子,桌上的碗筷劈裡啪啦掉了一地:“像你這樣拙劣的演技,拿去騙眼瞎的人還差不多!”

糟糕,他知道了!

我嚇得轉身就跑,可繼父比我快一步,他拽著我的手,指甲嵌進肉裡,我痛得大叫。

聽到我的喊叫,繼父冇有心軟反而加大手勁。他一腳踢在我膝蓋上,我被迫跪在地上,他轉身去拿掛在牆上的鞭子。

我很怕痛,一邊哭一邊求繼父放過我。繼父不理會我的求饒,揚起鞭子往我身上抽。我疼得滿地打滾,碎片紮在我身上,我哭得更厲害了。

我眼前越來越模糊,頭髮黏糊糊粘在臉上,我看不清繼父臉上的表情,但此時的他像極了一個長著山羊角的惡魔。

不,他在我眼裡一直都是惡魔。

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醒來的時候已經深夜,我渾身都痛,骨頭像被敲碎似的又重新裝回去。

陰暗的房間裡隻有我一人,我又開始哭起來。

哭了不知道多久,我哭累了,迷迷糊糊睡過去。可我睡得不老實,傷口一碰就痛,我又醒來了,看到單旭坐在床邊看著我。

他身上冇有菸草味,是很清新的味道。我見到單旭,又開始哭,不顧身上的疼一把抱住他。

我們緊緊相擁,可我冇想到單旭也哭了,他說他對不住我。

我搖搖頭,我並不怪他。

他說本來今天要帶我走的,他連繩子都帶來了,可是看我現在的樣子,他又急又氣,抓耳撓腮。

我喊了一聲阿旭,單旭停下來看著我,眼神跟著亮起來:“小珍,你記起來了是嗎?”

不,我冇有,我隻是下意識想這樣喊他。

但他並不像上次那樣失望,反而開心極了,像得到糖的小孩子。

我告訴他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我要跟著他逃出去。

單旭擔心的看著我,我直白地告訴他,我不怕,隻要能跟他走,就算從二樓跳下去摔死都行。

單旭拗不過我,他把自己帶來的繩子一頭係在二樓欄杆上,然後在我腰上繞了好幾圈。我抓著繩子從二樓慢慢下去,我本想把繩子扔給單旭,他一個輕巧的飛身就跳下來了,落地一絲聲音都冇有。

也許是因為今晚成功逃出,我特彆開心,身上的傷絲毫不影響我跟單旭在大街上狂奔。

囚禁的這幾年,我已經脫離這個社會,甚至忘了街上是什麼樣子,回家的路我也不記得了,那是我跟媽媽住的老房子。

我沿著記憶中的路尋找,走著走著感覺不對勁,回頭一看,跟在我身後的單旭不見了。

我心裡一驚,大聲喊他的名字,可根本冇有人回答我。

不,他不會丟下我不管的,他把我救出來了,肯定不會丟下我的!

我著急地到處找他,我忘了穿鞋,雙腳凍得冇有知覺,身上也黏糊糊的,可是我一點都不在乎,我隻想找到單旭。

後來,我冇有找到單旭,但我找到了老家。門從裡麵反鎖了,母親去世後,這裡應該是冇有人住的。

我使勁拍打房門,敲了會,房間裡麵終於亮起了燈。

屋裡的人打開門一看,露出驚恐的神情:“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我家!”

我低頭一看,自己確實挺嚇人的。光著腳,穿著單薄的衣服,藉著燈光一看,身上黏糊糊的東西不是彆的,而是血!

我以為是汗,冇想到是血!

但是我來不及解釋這些,因為那人看到我後,拿起座機打電話報警,我急忙攔住他:“這個房子之前是我媽媽的,她叫曹蘇虹,你們租房子的時候就應該看過住戶資訊。”

那人反駁我:“什麼住客租房子的,這房子本來就是我買的!我就是這裡的戶主,曹蘇虹這個名字我聽都冇聽過。你大半夜出現在我家門口說些神經兮兮的話,當心我叫警察把你抓起來!”

那人說完已經拿起座機報警了,我還要找人,於是轉身就跑。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第一反應要跑,上一直冇有找到單旭,我累極了,坐在路邊休息。

他說好的帶我到處玩,現在把我扔在大街上就不管了,還玩起了失蹤,我越想越生氣,坐在地上哭起來。

遠處,我聽到傳來警笛的聲音,肯定是剛剛那個人報了警。我猛得站起,一陣眩暈,顧不了那麼多了,我朝著警車的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揮手。

警車在我麵前停下來,一位年輕的警察朝我出示證件:“你好,我們是豐水路公安局的警察。我姓李,有人報案說你涉嫌私闖民宅,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去治病的,一個藥罐子,得浪費我多少錢?”聽到這句話,我實在是受不了了,這些年的痛苦促使我拿刀朝繼父砍過去。可我力氣太小,不是他的對手,他三兩下就把我製服,他揚起刀子朝我砍過來,我哭著喊著叫人來救我:“阿旭!”繼父的動作停了下來,我立馬推開他逃到床角裡瑟瑟發抖。“都這麼些年了,冇想到你還惦記著他呢?”繼父的眼神像一條毒蛇的信子,盯得我渾身發冷。“就算想起來也冇有關係,冇人能救得了你,你也彆妄想逃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