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二(4)

26

過了幾秒鐘,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像指甲在木板上劃過。我走到衣櫃前,這個衣櫃很大,因為繼父說所有好看的裙子他都會買來送我。而當我每次我想逃避這世間的一切,我都會藏在這個衣櫃裡。我用力推開衣櫃門,撥開衣裙仔細檢查了一番,什麼也冇有。就在這時,那個指甲扣扣的聲音又出現了。我看向旁邊另一個冇有打開的衣櫃。這個聲音似乎在指引我過去,告訴我,它就在那。我心一橫,安慰自己這什麼好害怕的,總不可能是鬼吧?於是我用力...-

我被帶到了審訊室,這裡很冷,我心裡一陣打顫,總覺得一股若有若無的涼意圍繞在我身邊。

那個姓李的警察先開口了:“姓名。”

“林、林珍。”

“年齡。”

“十五、六吧,也許二十幾了……”

“大半夜出現在彆人家門口準備做什麼?”

“那是我的房子,我跟我媽媽住的房子!”我激動起來,旁邊做筆錄的警察打斷我:“請你控製下自己的情緒。”

我低著頭開始為自己辯解:“那是我跟我媽媽住的老房子。我媽媽叫曹蘇虹,她零九年的時候在市中心醫院去世,我不知道房產證戶口本在哪裡,應該在我繼父那,我繼父叫□□.佟。”

兩位警察質疑的盯著我,我急忙解釋:“警察叔叔,你們去查就知道了,我真的一句謊話都冇有!我在學校都是三好學生,優秀班乾部……”

“你說的這些我們已經叫人去查證了。”李警官打斷我,“你老實交代,身上的血是哪裡來的?”

“我不知道!”我努力解釋,但百口莫辯:“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就是跟單旭從二樓陽台爬下來。然後他突然不見了,我在街上找了他好久,實在找不到我纔去找自己老家,結果被人說是私闖民宅……”

兩位警察聽到我的話,互相看了一眼,李警官起身離開。很快,他拿了幾張檔案資料進來,開始念給我聽:“林珍,15歲就讀江城市一中,在校成績優異。你16歲的時候,□□.佟幫你辦理了退學手續,之後我們冇有查到你辦理入學的任何資訊。這五年你去哪裡了?”

終於問到了這個,我緊咬著唇,實在說不出口。

李警官用力一拍桌子,語氣也重起來:“你老實交代,不要有任何欺瞞警方的動作!”

“我、我說!”我終於忍不住大哭,掀起袖子:“這是□□.佟打我的證據!他威脅我,要我退學,把我關在一個房間裡。那棟房子我不知道在哪,你們應該有辦法找得到。一開始我想過逃,可是我逃一次就被□□.佟發現一次,他打我越來越狠,有次我被他打到昏過去,醒來後很多事都不太記得了,隻記得零零散散的碎片記憶。”

也許我的失憶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李警官把報告拿起來,神情異常嚴肅:“你說的傷我們會讓人帶你去醫院檢查,同時我們也會對你進行一個精神鑒定。你衣服上的血是□□.佟的,報告已經出來了,就在這。”

我不可置信地接過報告,看到上麵的檢測結果我差點跳起來。身後的警察衝上來按住我,我把報告撕得稀爛,因為根本無法相信,更無法接受!

“這不可能!不可能!□□.佟的血怎麼可能沾在我衣服上!”

“因為是你殺的他!”

“我冇有!”

“證據就在這,你還有什麼狡辯的!”李警官說,“現在的形式已經不是你一開始私闖民宅這麼簡單了,你現在涉嫌故意殺人!”

“我冇有!”我尖叫起來,像個瘋子,手腕被手銬扯出一道道血痕,我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我要找單旭!他肯定能幫我證明我的清白!他肯定可以的!警察叔叔,求你幫我找到他,他跟我一樣讀市一中,是我隔壁班的同學,他的名字是太陽的意思……求求你們幫我找到他……”

頭劇烈的痛起來,我捂著腦袋,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我隻能念著單旭的名字。

這是我過得最漫長最漫長的一個夜晚。

在我幾乎睡著的時候,有人開門進來,我以為是單旭,可結果令我失望,那個李警官看著我搖了搖頭:“第一,你說的那棟房子的原戶主不叫曹蘇虹,那不是你跟你媽媽住的老家。第二,林珍,我們根本就冇有找到你說的那個叫單旭的男生。”

我失望極了,可下一秒他卻說:“不過在我們的篩選下,符合你所說條件的隻有一個叫單溫煦的男生。他五年前就已經死了,死因是暴力擊打導致體內腎臟破裂,失血過多致死。”

不、不可能,這根本就不可能!我明明親眼看到單旭這個人出現在我眼前,他還給我買糖吃,也是他帶著我離開房子,他怎麼可能五年前就已經死了……

“林珍,囚禁你的房子我們已經找到了,就是□□.佟的祖宅。□□.佟本人已經死在臥室,身上有二十三處刀傷,致命傷是一把插在他心臟處的水果刀,一刀致死,其他的那二十二刀是凶手為了泄恨造成的。”

“林珍,你現在可以老老實實跟我們交代前因後果了吧。”

“如果你繼續抗拒交代案情,我們會考慮將你從重處置!你已經不是未成年人了,你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

是啊,我二十一歲了,被關了整整五年,五年最美好的青春就這麼毀了。

-想找到單旭。後來,我冇有找到單旭,但我找到了老家。門從裡麵反鎖了,母親去世後,這裡應該是冇有人住的。我使勁拍打房門,敲了會,房間裡麵終於亮起了燈。屋裡的人打開門一看,露出驚恐的神情:“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我家!”我低頭一看,自己確實挺嚇人的。光著腳,穿著單薄的衣服,藉著燈光一看,身上黏糊糊的東西不是彆的,而是血!我以為是汗,冇想到是血!但是我來不及解釋這些,因為那人看到我後,拿起座機打電話報警,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