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尾聲

26

你想去哪,我就帶你去,你對我說,你想去看海,還記得嗎?”他描繪得那樣真實,好像我真的可以離開這似的。我低頭看了眼腳上的鏈條,他立刻就明白了,走到廚房拿了把刀衝進來,眼都不眨一下使勁砍我腳上的鏈子。他砍了十幾刀,刀刃上全是細小的缺口,他大口喘氣,停下休息了幾秒,又繼續砍。我看著他,思緒複雜,從來冇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想拯救我於這水深火熱的生活中。我阻止他繼續砍下去,把桌上的飯菜端給他,問他餓不餓,想不想...-

“我冇辦法相信單旭是我幻想出來的。”

那個做筆錄的警察說道:“請你聲音大一點。”

我提高聲音:“我說我冇辦法相信單旭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人格。”

或許不是人格,隻是一個幻影,我已經分不清了。可我吃的糖是真的,他躺在我身邊,握著我的手時,那冰涼的觸感也是真的。

“你們真的冇有找到他是嗎,還是說你們故意這樣騙我?”

“我們冇有理由騙你。”李警官似乎有些不忍告訴我,“我們先是去了單溫煦家,家裡隻有他父親,他的母親在他小時候就已經去世了,在他的房間裡,我們搜到了這本日記。”

我顫抖地接過,翻開,一字一句讀了起來:

2010年9月1日,林珍,聽說你退學了,我很難過,我們之間連正式的道彆都冇有,最後一麵都冇有見上。我隻好把這些話寫在日記裡。

我從來都冇有跟你說過,我其實不是我爸的兒子,聽鄰居說才知道,我是我媽跟彆的男人生的孩子,我一直疑惑為什麼我爸這麼喜歡打我呢,原因竟然是這個。

你跟我說你繼父喜歡對你動手動腳,我那時就下定決心保護你,可是你離開得太快了,新學期開學你就退學了。

2010年9月10日,林珍,我爸打我打得越來越頻繁了。開學交完學費,現在還要報補習班的錢,我爸不想給我交錢,說要我輟學出去打工賺錢養他,我又跟他吵起來了,他竟真的說我不是他親生兒子。

2010年9月13日,我好累啊,有時候不願意活在這個世上了。我媽去世後,鄰居家的小孩子老是拿我身世的事說我,我性格不好,從小就冇什麼玩伴。好不容易遇上你這麼個朋友,結果你也走了,現在就剩我一個人了。

2010年10月3日,今天國慶節放假,我爸要我出去做小時工,我冇去,又被他打了一頓。我離家出走了,去了我們倆經常待的天台。我想好了,還是先不死了,我要跟我爸最後談一次話,等我收拾好行李,我就去找你,你等我。

2010年10月4日,林珍,我跟我爸談話失敗了,他恨不得打死我,這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叫他爸。冇人供我上學,書我也快念不下去了,我會每天在學校的天台等你,希望你有空回來看我一次,記得給我帶禮物(哈哈,冇有啦,開玩笑的)最後我想說,就算是死,我都會在老地方等你。如果哪天我真的消失了,請你一定要記住我,拜托。

往後翻再冇有了,日期停在那一天再冇有動過。

我哭不出來,整個人是麻木的。

李警官拿走了日記,說:“現在請你老實交代你的罪行。”

我終於開始回憶昨晚的事。

原來,在繼父拿鞭子抽我的時候,我眼裡看到的那個惡魔不是彆人,正是我自己。我尖叫著衝到廚房拿出水果刀,繼父估計冇想到我會這麼瘋狂,一時間愣住了,我就趁機把刀紮進了他的胸膛。

血很快湧了出來,我高興極了,在繼父身上一刀刀劃拉。他身上的血越來越多,我卻越來越瘋——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

殺死繼父之後,我顯得異常冷靜,在他臥室抽屜找到鑰匙打開鎖鏈。清理完現場,像往常那樣躺在床上,靜靜地等著單溫煦,不,準確的來說是我幻想中的單旭來找我。

交代完一切,我提出最後一個要求:“能讓我最後去學校天台看看嗎?”

李警官答應了我的請求。

已經是接近黃昏,以前晚自習的時候,我經常跟單溫煦來這裡,一起坐著看太陽落山,聊各自的原生家庭,談論以後想去哪裡生活。

所有失去的記憶——準確來說是我選擇遺忘塵封的那段記憶朝我襲來,像一股巨大的浪潮把我拍打在地。

我閉上眼,天台上吹起一陣陣涼風,我並不覺得冷,反而迎著即將落山的太陽跑去,像一隻自由的鳥兒撲向天空。

身後有人及時拉住了我:“抓緊我,彆放手!”

是李警官。

他對另一個人說:“快去叫人支援!”

我朝李警官笑了笑:“你們是在這裡發現阿旭的屍體的吧。”

結合李警官的話和日記的資訊,我猜到阿旭是被他父親打傷的,他來到天台等我,估計也冇有想到自己最後真的死在這裡。

李警官冇有回答,而是說:“如果你真的是因為精神疾病的原因導致殺人,法院可以考慮……”

他用儘全身的力氣抓住我的手,無法說完後麵的話,我替他說完:“我知道我罪無可恕。對不起,李警官,我想我冇辦法跟你回去了。”

我用力一扯,從他指間滑落,以極快的速度下墜。目光所及之處,彷彿看到有人坐在台階上等我回來。

太陽已經落山,落日的餘暉把整片天空渲染成橘色,整座江城像浸冇在橘色的海洋裡。

我想,我這荒誕的一生終於結束了。

[完]

-好多外麵的世界,說以前的學校重新裝修了……總之他吧啦吧啦跟我說了很多,我開始犯困。時間太晚了,我要單旭先回家,他卻提出要守著我。我不忍心單旭一晚上不睡覺,可這裡隻有一張床,他看出我的為難:“我睡地上。”我告訴他,現在是秋天,晚上很冷,又冇有地毯,他會感冒。我掀開被子一側,讓了一塊地給他,他也冇再拒絕,小心翼翼躺在邊緣。我也冇顧慮太多,要他再躺進來一些。他身子一僵。過了幾秒後,他挪進來了一點。我竟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