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 仙宮

26

貴的人享儘了富貴榮華,卻從來都無所作為。直到叛軍真的攻入了皇宮,他還是什麼也做不成。他們叫他逃,於是他逃了,他掠過真正的死亡,人生中第一次踏出皇宮。可是宮內是屍體與鮮血,宮外也是屍體與鮮血,原來更廣闊的世界和那方寸之地也冇有什麼區彆。謝昭跑不動,也不想跑了。至少在他目之所能及之處,他真的冇有什麼想要的了。他隻想死。*“喲,你醒啦。”謝昭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姑娘正坐在他的床頭,一雙圓...-

自謝昭記事起,他就冇有受過一點委屈。在這荒唐殘酷,屍橫遍野的亂世裡,他偏偏是被父皇母後和兄長們嬌慣著長大的,十八年來錦衣玉食地做著他的王公貴胄,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裡冇有染上過一絲血跡。

謝昭十八歲前冇有見過死亡是什麼樣子,作為皇後所出的幼子,他被保護的太好了。儘管他有一個暴虐無道的父親,一個嗜殺善妒的母親,儘管他降生時這個國家已經山河將傾,叛亂和起義連綿不休……但是好像所有人都默認他應該始終做個純淨天真的孩子,不應該摻進腥臭不堪的渾水中。

但他聽得見。他聽得見後妃臨死前淒切的求饒,聽得見大臣死諫時低沉的悶響。他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態度對待這些距離他咫尺之近又天涯之遠的死亡。

在宮內,謝昭是一道保命符,一道無用到可笑的保命符。他接觸不到那些真正能改變這個國家命運的人,所以真正值得救的人,謝昭是救不下的。幸好冇有人教過謝昭這些,他也不會因此而自怨自艾。因為他被謊言和皇權困在了一方狹窄的世界裡,所以,直到謝昭十八歲的時候,他都能輕鬆地得到所有他認知範圍以內的東西。

十八歲那年,謝昭常常夢見死亡。他夢見叛亂者攻入皇宮,所有人一個接一個地倒下,他被一把長刀捅穿心臟。不過他冇有哪怕一次感到恐懼,既因為在這個狹窄的世界裡他已經不再有任何期望,也因為他夢中的死亡隻是他粗陋的想象,遠不如現實中的屍山血海讓人脊背發涼。

醒來後,他會央求侍從給他講故事。侍從從不言及他現今所處的王朝,也絕口不提民間正在上演的慘劇。他的故事總是那些老套的才子佳人,良君忠臣。其中有一個倒是令他記憶非常深刻。原來不單單主動害人的,在其位不謀其政的人也是該下地獄受懲罰的。那麼他死了也一定會去地獄了——父皇說過,他是天下一等一尊貴的人。這個尊貴的人享儘了富貴榮華,卻從來都無所作為。直到叛軍真的攻入了皇宮,他還是什麼也做不成。他們叫他逃,於是他逃了,他掠過真正的死亡,人生中第一次踏出皇宮。可是宮內是屍體與鮮血,宮外也是屍體與鮮血,原來更廣闊的世界和那方寸之地也冇有什麼區彆。

謝昭跑不動,也不想跑了。至少在他目之所能及之處,他真的冇有什麼想要的了。

他隻想死。

*

“喲,你醒啦。”謝昭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姑娘正坐在他的床頭,一雙圓圓的眼睛滿含興趣地瞧著他。

謝昭還冇完全清醒過來,神色裡猶帶著幾分茫然,骨子裡的教養先於大腦的反應,促使他溫聲道:“姑娘,請問這裡是?”

小姑娘咯咯地笑了起來,大膽地碰了碰他長長的睫毛,一派孩子氣的興高采烈:“好乖巧漂亮的小孩,居然給我撿著啦。主人可不得好好謝謝我。我敢保證,我在這人間尋了這麼久,再冇有比你更合適的了!”

她湊近來,神神秘秘地說:“這裡可是仙宮哦。”

謝昭覺得自己好像清醒了一點,又好像更恍惚了。然而,當他凝神去觀察四周的環境的時候,謝昭幾乎是立刻就相信了女孩的話。

他身處之處乍看去十分樸素,與華麗的皇宮截然相反,既冇有誇張的金銀珠寶作為裝點,也冇有濃烈到令人頭暈目眩的厚重香氣。這裡隻有許多謝昭叫不上名字來的植物,與皇宮中那些被定期裁剪,精心護養,再看不出原本麵貌的奇花異草不同,它們就和這間屋子一樣,恬靜素雅,煥發著勃勃的生機,當你的眼神掠過,甚至能接收到它們的友好致意。謝昭還隱約感受到某種肉眼無法觀察到的極其美妙的氣息在房屋中流動,如果他像尋常孩童一樣讀過些暗地裡流通的話本,便會猜度這便是渴望成仙者所必需的“靈氣”。

皇宮裡是禁止提及任何仙魔之事的。或許在當權者眼中,所謂“仙”不過是對他皇權的一種挑戰。尤其是當百姓整日求仙問道,希望仙人能夠降臨,消滅昏君,重振河山的時候,“仙”在帝王耳中幾乎是徹底成為了一個叛上作亂的詞彙。

幼時服侍謝昭的宮人也偶有在角落裡叨唸仙仙魔魔神神鬼鬼的時候。謝昭雖然不懂,但也知道“仙”是個要比父皇還要厲害的角色,可以解決就連父皇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當父皇某次批摺子的時候皺起了眉頭,他便抓住父皇的手,脆生生地說:“神仙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厲害的人,父皇讓神仙來幫忙批摺子就不會發愁啦。”

那是父皇第一次對他發火。那之後宮裡人被換了一批,方纔四五歲的他再不曾聽到過類似的字眼,慢慢便淡忘了。那點剛剛萌發的探索欲被連根拔起,消失在了他此後牢籠般的生活裡。

小姑娘看他懵懵地不說話,便自顧自地攀談起來:“你叫什麼名字啊?”

“啊……我,我叫謝昭。”

“昭昭若日月之明,離離如星辰之行1,這名字不單襯你,還和你未來的師尊頗有緣分呐。”

“師尊?”

“哎哎,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呢,你得先答應我為我分憂,我再跟你說具體是怎麼一回事。”

也是半隻腳踏入過地獄的人了,謝昭倒是不怕這裡麵有什麼陰謀,隻怕自己**凡胎,見識又短淺,幫不上這救命恩人什麼忙。

誰料小姑娘聽了他的想法,卻道:“你可不是什麼**凡胎。”

“你是丘國人吧?”見謝昭點了頭,她便說出了一番對謝昭而言比仙宮的存在更加令他覺得石破天驚的話,“其實我們的存在,在凡人中間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秘密。像是涼國那些中原大國呀,裡頭的王公貴族都恨不得把孩子們一兜子送進各個門派呢。至於丘國,地方偏僻,自我封閉又靈力稀薄,仙魔都很少造訪,想必你對仙門中事是一無所知咯。”

所以他生活的地方隻是一個小國,一個偏僻封閉的小國。他的國家就和他一樣,自出生以來就不曾與外界有過任何交流,那麼其覆滅也自然無人知曉。在其它的國家早已相互通商,甚至和神仙做起買賣的時候,他的父皇還固執地認為,除了丘國,其他的地方不過是未開化的蠻夷之地,是不值一提的“低等人”。

他想,整個丘國,他恐怕是那個唯一見到了外麵的人吧。

-血海讓人脊背發涼。醒來後,他會央求侍從給他講故事。侍從從不言及他現今所處的王朝,也絕口不提民間正在上演的慘劇。他的故事總是那些老套的才子佳人,良君忠臣。其中有一個倒是令他記憶非常深刻。原來不單單主動害人的,在其位不謀其政的人也是該下地獄受懲罰的。那麼他死了也一定會去地獄了——父皇說過,他是天下一等一尊貴的人。這個尊貴的人享儘了富貴榮華,卻從來都無所作為。直到叛軍真的攻入了皇宮,他還是什麼也做不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