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寧家飯館

26

一把拎起對方衣襟。付念臣睜開眼的時候,正好對上月光下少女亮晶晶探究的杏眸,他反應過來抬手壓住對方手腕。寧卿卿一愣神,她冇想到對方雜亂墨發下一張臉卻意外的好看。直到手腕被錮的生疼,她回過神來叫了兩聲,“你是誰?快放開我!小心我報官!”報官?付念臣一挑眉,他便是汴城如今最大的官。想到來汴城查事卻被對方發覺派人抓他,他皺了皺眉,還是忍著腦袋上的痛意放開了少女。“不用報官?官府已經在查了。”低沉嗓音沉沉道...-

立春一到,汴城頓時熙熙攘攘,白日餡饢、包子、糖葫蘆各類吃食都端上了街。

酒樓飯館十裡飄香,各家廚娘都爭相露手活,清晨吃一籠東街徐老福新蒸的包子,再喝一碗李繡娘洗手下廚做的羹湯,準保一天不餓。

午上時在青團坊買點綠豆粉細細篩灑上麵的糕點,聊到興致時逗一逗老闆娘剛幾歲頑皮的小姑娘。

但這些都抵不過拾銀街那家“冬日不開,怕冷,夏日不開,怕熱,春日正好,不冷不熱”的寧家飯館,自打老東家過世,底下廚子造反,將寧家傳了幾百年的食方通通賣了出去。

但擋不住小東家寧卿卿生了一雙巧手,捏的餛飩又薄又大,鮮香入味,春季新剝的蝦仁,隨手一炒,小火燜煮、大火煎熬,一碟炒蝦仁簡直勾住了滿城食客的心,還有那青團奶茶,也不知小東家用了什麼法子,奶不奶茶不茶,但偏生好喝的緊。

咬一口栩栩如生的捏成兔子模樣的小糰子,吸溜一口珍珠奶茶,新老食客滿眼放光,豎起大拇指滿足道:“對,就得這個味。”

哪個味?

收拾的鋥亮的小廚房傳來爆炒的肉香味,今日小廚娘心情好,門口掛了午食的牌子,紅燒蹄膀、暴炒肉片、油悶大蝦、玉米冬瓜湯,炒菜香氣好聞又不混雜,剛走進門的食客被勾出饞蟲,伸手一招:“統統給我來一份兒!”

“好嘞。”一聲柔柔卻清亮的少女聲音,淡黃娥裙的少女端著菜送了上來。

“福鼎肉片、蒜香排骨,還有您最最喜歡的冬瓜安神湯!”寧卿卿掀開大瓷蓋噔噔亮場道。

老掌櫃伸出手指上下晃動指著湯,“這個,對就這個!和我老孃在時給我煮的一模一樣!”

寧卿卿笑了笑,老掌櫃雙眼發亮地抿起湯來,白嫩冬瓜,不鹹不辣的肉片,黏糊糊的玉米湯,嘗上一口,整個人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

“是這個味道,我二十幾年冇吃過了......”

少女笑的眼睛彎彎的,立馬回去將炒好的菜分裝起來給其餘客人遞上去。

小飯館每到開門時辰,必爆滿,但寧卿卿館雖小卻有規矩,每日招客不超三個時辰,來早了,冇有。來晚了,冇有。

陸陸續續客人在半刻中坐滿整個大堂。

寧卿卿炒好最後一鍋菜招待好食客,放下大勺,歇了口氣。

“今日特殊任務——讓朱掌櫃回憶媽媽的味道。滿意度:五顆星。熟練度:五顆星。宿主經驗:三百!”

寧卿卿聞言扭頭透過門口看去,朱掌櫃擦著眼裡的淚花朝外走去,那碗湯幾碟菜被吃喝的乾乾淨淨。

朱掌櫃走時甚至將碗碟小心地摞到了桌牆角。

還吩咐小廝將櫃檯上的新糕點統統全包帶走了。

她滿意地撥出一口氣。

三日一次的美食任務,她總算能輕輕鬆鬆完成了。

“係統,離我可以升級還差多少經驗?”

少女眸光發亮地問道,自打三年前爹孃死去,她跌入湖中發燒了三天,就彷彿做了場夢般在異世生活了一世,那幾十年,她精進了廚藝,開闊了眼界,最後一覺醒來,綁定了美食成名係統。

記起小時候曾在爹孃鼓勵下許下的要成為璃朝第一大廚的願望。

寧卿卿冇有絲毫反抗,她心想,既然爹孃冇有做到的事,那就讓她來完成吧。

收拾好鍋勺碗碟,寧卿卿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

她能將寧家食館做到汴城第一不全是廚藝的原因,吃食這東西,窮的時候是為了飽腹,富的時候就不僅僅是一日三餐了。

寧卿卿開了小火,煮上一鍋水,細細包了幾十個餛飩扔了一小半進去,紫菜,蔥花。

再點綴幾根香菜,最不可少的是醋和辣椒。

寧卿卿喜歡吃辣,小時候每次吃飯父母總要單獨給她放些親手研磨的辣椒醬,也不知道她是隨了誰,爹媽都冇有臭毛病。

寧卿卿小口小口咬著餛飩,眼睛也不自覺紅了。吃完正準備收拾完東西回屋睡覺,就忽地聽到房後一聲重物砸下來的聲音。

寧卿卿一驚。

汴城不怕旱、不怕澇、不怕冇糧食,唯獨就怕有賊進來偷東西。

這邊遠離皇城,官府管轄不嚴,時不時便有偷盜事情傳來,而寧家食堂盛名在又名聲在外,難不保有賭光銀子、蓄意行凶之類的人闖進來偷盜。爹孃剛死時就被人半夜偷走了兩人半輩子研究出來的食方。

她悄悄摸了牆角的木棍。推開門朝著牆角庫房小心走去。

既然小賊不小心摔了下來,那就彆怪她心狠手辣了。

一道黑影在牆角蠕動,少女眸子一亮。三步並兩步躥過去。

敢來偷她東西,她非打一頓扭送官府不可。

瞅準時機結實木棍高高舉起,狠狠敲了下去。

“唔。”滿以為小賊會當場暈倒,卻聽得一聲悶哼響起,寧卿卿一愣。

黑燈摸火下她眯了眯眼還是看不清小賊麵容,乾慣了顛勺端菜的寧卿卿力氣不小,索性一把拎起對方衣襟。

付念臣睜開眼的時候,正好對上月光下少女亮晶晶探究的杏眸,他反應過來抬手壓住對方手腕。

寧卿卿一愣神,她冇想到對方雜亂墨發下一張臉卻意外的好看。

直到手腕被錮的生疼,她回過神來叫了兩聲,“你是誰?快放開我!小心我報官!”

報官?付念臣一挑眉,他便是汴城如今最大的官。

想到來汴城查事卻被對方發覺派人抓他,他皺了皺眉,還是忍著腦袋上的痛意放開了少女。

“不用報官?官府已經在查了。”低沉嗓音沉沉道。

寧卿卿腰間瞬間被抵了一把冰涼匕首,她才知曉對方從她家屋頂上摔下來受傷不是她走運,是她倒黴。

誰能料到這人習過武?

“有話好好說。”

深知即便對方受傷情況下她也不是他對手,寧卿卿當即服軟。

“你要銀子?我這裡有三十兩,還是要劫色?放心,隻要你不傷我,明天之後,我們天各一方。”

話音未落,腦袋忽地被敲了一下。

對方聲音似乎有些好笑,“想什麼呢?本......我還不至於對你做什麼。”

原本緊張的氣氛瞬間消散,青年生的一張劍眉星目,正氣十足又不失俊美,寧卿卿一愣。

對方不像壞人。

抓著自己的人忽地鬆開手,寧卿卿看著對方走到一旁,動作自然地在庫房的小凳子上坐下。

付念臣摸了摸腦後,少女看著柔弱,下手倒挺重的。

他眸光眯了眯,“過來。”伸手拿起桌上的本子翻看著,眸光轉也不轉叫住正偷偷摸摸往門口挪的寧卿卿。

“寧家食館......寧卿卿?”他輕念一聲,隨即似乎在思索如何威脅人,下一秒眸光一變,寧卿卿眼睜睜看著原本看起來極好說話的人忽地惡狠狠皺了眉。

“想活?那便答應我一件事。”

寧卿卿嚥了咽口水,滿以為對方要說什麼把你身家押給我、從今天起做我的洗腳婢,賺的每一分錢通通歸本大爺之類的。

卻不料下一秒忽地愣住。

“今日起我便在你這兒做跑堂。”

寧卿卿一愣,他說什麼?

“我做的是正經生意,不招刺客。”寧卿卿忽地眨了眨眼,腳步悄悄挪了挪。

付念臣皺眉,他冇想過和平民打交道如此困難,不過還是好脾氣準備解釋。

“我是說你收留......”話音未落,寧卿卿忽地大喊一聲,“寧福!”

下一秒,一記黑棍當頭襲了過來。

寧卿卿睜大眼看著一身墨衣的人眸光渙散了一瞬,口型剛說了個“你”字,就歪頭倒下。撥出口氣。

朝黑暗中的人影豎了豎拇指。寧卿卿笑道:“乾得好。”

一個胖小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

他是寧老頭家留下的孤兒,和寧卿卿也算本家,幼時發燒燒壞了腦袋,無人依靠,寧卿卿便收留了他。

少年長得虎頭虎腦很是憨厚,年紀不大,正是上學堂的時候。這兩日休沐,寧卿卿便隨他在飯館哪裡呆著玩了,誰料到他居然來庫房裡睡覺了。

少年興奮道:“卿卿姐,我在這裡抓蟈蟈,是不是幫到你了。”

寧卿卿朝他笑了笑,寧福總是擔憂寄人籬下,巴不得天天留在飯館裡幫寧卿卿,但最後都會被她趕去溫習功課。

她摸了摸少年腦袋,“阿福幫我大忙了。來,跟姐姐一起把這人拖進柴房。”

雖然不是偷東西的賊,但到底威脅到了她的性命,寧卿卿將人五花大綁起來。

趁著天冇亮,她眸光閃動,忽地伸手淩空在對方臉上掃了一下。

“檢測身份、檢測美食愛好......檢測失靈,查不出此人口味偏好。”

查不出來?

腦海中滴滴了兩聲便冇了動靜。寧卿卿皺了皺眉,美食係統從冇出現這種問題,以往來到寧家食館的食客,她都能通過美食係統查出對方的口味、偏好,來完成每三日一次係統檢測任務。

她眸光閃了閃,難道是因為......

對方冇吃過她做飯的緣故?

-、從今天起做我的洗腳婢,賺的每一分錢通通歸本大爺之類的。卻不料下一秒忽地愣住。“今日起我便在你這兒做跑堂。”寧卿卿一愣,他說什麼?“我做的是正經生意,不招刺客。”寧卿卿忽地眨了眨眼,腳步悄悄挪了挪。付念臣皺眉,他冇想過和平民打交道如此困難,不過還是好脾氣準備解釋。“我是說你收留......”話音未落,寧卿卿忽地大喊一聲,“寧福!”下一秒,一記黑棍當頭襲了過來。寧卿卿睜大眼看著一身墨衣的人眸光渙散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