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樸家彆墅區01

26

猛地轉頭,對上一雙罕見的暗金色眼眸。來者居高臨下,卻笑眯眯地開口:“晚上好呀。”……“晚上好,林董事長。”顧知斂禮貌地與麵前的中年男子交流,話題從經濟發展過渡到酒市新品。氣氛正酣,顧知斂自然地提到本場宴會主人:“或許樸會長更為瞭解新酒的產出與否,林董事長要與我一同去聊聊嗎?”嗜酒如命的林董事笑了起來,比了個“請”的動作,興致勃勃地朝樸基生的方向走去。香檳塔旁,樸基生似乎在尋找什麼人,神情略顯焦灼。...-

“截至E曆1024年11月23日上午九點,B市已有10名市民失蹤,其中Alpha六名、Beta四名。能力者管理協會已介入調查,最高檢察官陸穆和昨日到達B市,針對此次AB失蹤案展開會議。近期市民出行請儘量避開無人區,淩晨時分非必要不出門。下麵將為您轉播昨天的組織會議……”

“啪嗒”。

顧澤明關閉車載廣播,透過車內後視鏡觀察顧知斂的表情。他看到後座Alpha正眉頭緊蹙,遲疑著開口:“……我聽說Horae也出現了受害者,是嗎?”

“……是,”顧知斂轉過頭,緩慢地回道:“失蹤者是法務部的一名Beta實習生。”

B市作為全國商業鏈的中心,一向是繁華的代名詞。鱗次櫛比的高樓直衝雲霄,隨處可見的巨幅廣告牌色彩瑰麗。霓虹燈閃爍著不同光芒,看得人眼花繚亂。

然而,半個月前出現的失蹤案如同一顆炸彈,將城市平靜的外殼打破。

這個世界的基礎體係搖搖欲墜。對於一個Alpha、Beta、Omega共生,能力者與普通人共存的環境,能夠維持的有且僅有表麵上的波瀾不驚。

“先彆想這事了,”顧澤明歎了口氣,說道:“你今天一共就睡了三個小時,已經看得出來不太清醒了。晚上還有樸會長的生日宴會,你趁現在睡一覺,到了地方我再叫你。”

顧知斂也深知自己現在的狀態不適合硬撐。

Horae負責新能源材料開發,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公司出現失蹤者在輿論和人心方麵都受到了不小的打擊,顧知斂作為副董事長連開三場緊急會議,一直到完成公關才得以喘息。

他看了一眼人潮稀疏的步行街,闔眸掩下眼底的疲憊:“……那就麻煩九叔了。”

……

晚間八點整。

B市能力者管理局大樓燈火通明,走廊不斷有人進出,調查室裡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直到聽筒裡傳出聲音,場內人員的表情纔出現了一絲變化。

“特彆行動一隊已到達樸基生住處,隊長Ⅱ級能力者陳典、副隊長Ⅱ級能力者容席……”

“最高檢察官呢?”副局楚旬義打斷通訊員的報告。

“最高檢察官已打入嫌疑人內部。”聽筒裡取而代之的是吊兒郎當的聲音,“我讓小陳他們守在彆墅外邊了,有必要再進來。今晚樸基生要在家裡舉辦五十大壽的生日宴,人數過多反而會限製行動。”

能力者管理局最高檢察官陸穆和,管理局最年輕的Ⅲ級能力者,破案率接近“1”。他的主要行動範圍在首都A市——也即管理局本部,陸穆和的加入側麵表明瞭此次案件的重要性和危險性。

楚旬義與他算是第三次合作,對他的性格也有所瞭解。

他聽陸穆和那邊還算遊刃有餘,冇有批評他擅自脫離隊伍行動:“你是本部派下的Ⅲ級能力者,手段相比普通能力者要高明許多。然而我需要強調:凡事以自身安全為先,管理局冇法承擔失去一個Ⅲ級能力者的後果。”

“副局放心,我這個人還算惜命,”陸穆和突然短暫地停頓了一下,聲音低沉下來:“如果樸基生被確定為凶手,今天來參加他生日宴的這些人會怎麼樣?”

此話一出,調查室又恢複到令人不安的死寂。

樸基生的案件牽扯頗多,此次宴會來賓基本上也都是些知名人物。處理起來的難度猶如整理一團亂麻,隻會是吃力不討好。

楚旬義深吸一口氣,板正地回道:“按照流程,一律視作共犯嫌疑人處理。在消除嫌疑之前,將會暫時禁止對方的一切社會活動。”

陸穆和“哦”了一聲,語氣又恢複輕佻:“楚副局,這案子我可以找信任的幫手來嗎,感覺一個人還是夠嗆。”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才傳來一句“你自行安排”。

……

陸穆和理了理耳麥,神情不似他語氣那般輕鬆,反而顯得有些沉重。

從外看,樸基生的彆墅可謂是富麗堂皇。

白色牆壁延伸至亮金色屋頂,精加工的圓形石階和大理石柱支撐起高大穹頂。洛可可式的裝修風格使得建築線條柔和而精緻。結合上纖細耀眼的金飾,整間屋子看起來靈動奢華。

正門寬大的陰影投射在草坪,對麵是種植著大片珍稀植物的花園,懷抱露水瓶的美神像噴泉足足建設了三座。

然而經過調查,這些美神像的眼球部分全無例外地鑲嵌著微型攝像頭,所佩項鍊的中心寶石實則是紅外線感應槍口,能精準命中被鎖定者的太陽穴。

即使是進入屋內,安保也冇有絲毫鬆懈。

監視攝像頭隨處可見,所有房間的通風口都被連接在一起。高精度槍械不減反增,巧妙地隱藏在宅內各處。

如果隻是一座炫耀自身財力的豪宅,有必要安裝這麼多違禁物,搞得殺氣騰騰嗎?

陸穆和重新將視線投到眼前的房間銘牌,他並不擔心這次事件成敗與否,因為他不可能會失敗。

隻是這座註定凶險的住宅被作為宴會舉辦地,其中又註定會牽連到的某個人,讓他不免有些煩躁。

他推開麵前雕紋繁複的木門走入屋內,無聲無息地合上門扉。

門前鑲嵌著一塊同樣華麗的銘牌,上麵標註著:

“顧知斂先生”。

……

晚間八點十分。

汽車穿過幽暗的長閘道,很快就到達了彆墅外層大門。鐵門兩側攝像頭轉向來訪車的方向,暗色紅光微微閃動,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

“這位樸會長的住宅感覺不太簡單,你一會兒進去了記得多個心眼。”等待身份驗證途中,顧澤明轉頭提醒顧知斂。

去過的商業宴會那麼多,頭一次見拿倆分外邪門的攝像頭對著賓客的。

顧知斂也注意到了這不同尋常的氣息,他看著不遠處的美神像噴泉,眼底有淡淡的紫色光芒一閃而過。

約摸十分鐘時間,汽車才停到了正大門。

侍者從屋內出來迎接,正好碰到顧知斂從車上下來。

相貌出眾的Alpha身形修長,膚色是不太明亮的象牙白,就像一塊成色上佳的卡拉拉大理石,質感細膩、岩麵光滑。五官彷彿是工匠精細雕琢的藝術作品,線條流暢而自然,近乎完美地把握了冷硬與柔和之間的比例。

一身裁剪得當的黑色西裝,越發顯得他挺拔如雪鬆。

侍者一時間愣在原地,突然覺得貿然上前會打破眼前的美景,甚至連粗重的呼吸都是一種冒犯。

他剛收斂了呼吸,背後就被人敲了一下。

“顧老弟你這來得也太早了。”大腹便便的宴會主人也從屋內出來,寬大的腦門上似乎有細小的汗珠。

他瞪了一眼侍者,笑得不真不假:“真是跟你那個古板的父親一模一樣,不給人一點挑錯的地方。”

顧知斂微微頷首,握上樸基生伸出的右手。兩人進行了簡單的禮節性寒暄,樸基生便轉頭招來女仆:“抱歉啊顧老弟,這宴會現場還有些工作冇做完。樓上有每位賓客的房間,我讓小泉帶你去休息一下,也留點時間讓我為這五十大壽做些準備。”

顧知斂順著他的視線,不動聲色地掃過整間大廳,道:“那就打擾了。”

走廊、樓梯,中層轉角擺放的滅火器、掛在牆壁上的名貴掛畫,顧知斂跟在女仆小泉身後,視線落到了走道旁的花盆。

——監視器幾乎無處不在。

“顧先生,這是您的房間。”小泉為顧知斂打開房門,一股近似薄荷香的奇怪氣味逸散出來。

既不是傳統的空氣清新劑,又不像香薰蠟燭的植物精油。

正準備前去開燈的女仆彷彿被人按下暫停鍵,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她嘴裡發出的聲音支離破碎:“顧……先生……”

女仆轉過頭,急劇放大的瞳孔以一種過分誇張的速度震動,整張臉都因痛苦皺在了一起。鼻血順著嘴唇流下,滴到木質複合地板。

然後,是大量屬於Omega的發|情資訊素。

“……我好難受,我好難受……啊!顧先生!”

女仆眼底猩紅一片,她就像是嗅到了獵物的野獸,躬身貪婪地看著顧知斂。

這個男人是Alpha,這個男人有Alpha的香氣!想要他,想要吃了他!

顧知斂眼眸一沉,冇有絲毫猶豫。

Ⅲ級能力,抑製性運動神經元。

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

女仆雙目圓瞪被定在原地,似乎連呼吸都停止了。顧知斂正要進一步動作,卻有人快他一步。

半空中,暗金色虎爪憑空出現,利落地擊暈了陷入異常狀態的女仆。資訊素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切斷了氣味源頭,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然,女仆的頸後並不存在Omega腺體。

一人從黑暗中走出,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油然生出一種壓迫感。淡金色瞳孔流露出不加掩飾的孤傲,總是微微上翹的嘴角卻又平添了幾分友善溫和。

這些本該矛盾的元素,在他臉上反而形成了一種奇妙的平衡。

人的眼神是不會說謊的。即使不是那與虎如出一轍的眼眸顏色,他也能讓人第一時間聯想到“百獸之王”東利亞虎。就算是眾多優質Alpha中,他也是近乎上位者的存在。

這個世界存在著異能。能力者根據覺醒程度被劃分爲Ⅰ、Ⅱ、Ⅲ三個等級。

Ⅰ級能力是身體強化,Ⅱ級能力是技能覺醒,Ⅲ級能力是技能優化。

不完全統計,能力者約占世界總人口的30%,其中超過80%的能力者為Alpha和Omega。在所有能力者中,隻有不足10%的人能覺醒Ⅱ級能力,也即奇幻冒險小說中經常出現的異能。

然而,Ⅱ級能力如同阿喀琉斯之踵,強大的同時也存在著致命弱點,能力的使用會使身體機能陷入一段時間的負麵狀態。

Ⅲ級能力之所以被稱為技能優化,是因為其覺醒能極大程度地降低能力使用所帶來的負麵效益,提高自身優勢。隻是目前已知的Ⅲ級能力者,全國範圍內未過千人。

而Ⅲ級能力者最顯著的特征,就是使用能力時瞳孔顏色會發生變化。

沉默間,對方眼眸恢複到純粹的黑色,兩人在昏暗的環境中安靜對視。視線交集之際,空氣中飄浮的微塵粒子彷彿都停了下來。

顧知斂轉身將門關上,眸中劃過不顯眼的紫光,將房內已然損壞的四台監視器儘收眼底。

一句話像是孤零零地遊蕩了數年才落到實處:

“……陸穆和,行事不要這樣張揚。”

-Beta,但體脂率極低,體重也接近一百四十斤。他清楚地記得顧知斂是怎樣單手拎起他,又是怎樣冰冷地將他摁到電子螢幕前通過瞳孔識彆。想到這裡,他的眼底劃過一絲恥辱。“喂,我跟你說話呢,禮貌被狗吃了?!”肖聯作為Ⅱ級能力者還冇被人這麼無視過,他提高聲量,臉色鐵青:“這是你們Alpha的通病嗎?高高在上?充耳不聞?”聽到他的謾罵,顧知斂才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請問,你想讓我以什麼樣的禮節對待你?”顧知斂走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