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樸家彆墅區02

26

口都被連接在一起。高精度槍械不減反增,巧妙地隱藏在宅內各處。如果隻是一座炫耀自身財力的豪宅,有必要安裝這麼多違禁物,搞得殺氣騰騰嗎?陸穆和重新將視線投到眼前的房間銘牌,他並不擔心這次事件成敗與否,因為他不可能會失敗。隻是這座註定凶險的住宅被作為宴會舉辦地,其中又註定會牽連到的某個人,讓他不免有些煩躁。他推開麵前雕紋繁複的木門走入屋內,無聲無息地合上門扉。門前鑲嵌著一塊同樣華麗的銘牌,上麵標註著:“...-

第2075章喜歡舊情人

雖然和他做了那種事,但吳心清冇辦法接受時光遠複合的請求。

她很清楚自己的狀況,並不會因為和他做了幾次,就改變什麼。

如果男女之事能治人的心病,心理醫生這個職業早就消失了,不是麼?

所以她對時光遠說:“不可以。”

他歎了口氣,卻繼續抱著她,帶幾分可憐地說道:“這大半夜的,看在我辛苦了一天的份上,就借我半張床讓我睡一覺再走吧。”

“你不是就住隔壁嗎?”

“做了一天,我也累,現在腿軟,下不了樓。”

“你覺得我信嗎?”

他苦笑:“冇騙你,畢竟我也三十多歲了,不像二十多那麼能折騰。”

吳心清冇再趕他走,就那麼為他破了一次例。

但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自從時光遠暴露了自己,他就不再掩飾了......

時光遠隔三差五來騷擾她,今天家裡冇鹽了來借鹽,明天家裡冇有洗髮水來借洗髮水,後天家裡淋浴不出水,又來借浴室。

吳心清說,我家又不是超市,你冇日用品了,應該去超市,你淋浴不出水應該找水管工人,老來找我做什麼!

他說,咱們這不是鄰居麼!鄰裡之間互相幫助,應該的。

那副理所當然的勁兒,說的好像他幫助了她似的。

除了以各種日用品的事情來騷擾她,時光遠有時候喝醉了,也會藉著耍酒瘋的勁兒,來敲她家門,睡在她的客廳裡。

但吳心清不想和他糾纏不清,她一心想走出憂鬱和自我厭棄的情緒,所以不想看到和過去相關的一切。

儘管有時候也會矛盾,也會有一瞬間的動搖,想著要不要給他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再試試。

然後有一次,在他來她家借浴室的時候,兩人險些擦槍走火。

他已經把她抱到了床上,而就在最後一刻,她腦海中忽然出現了小冉躺在太平間裡時那蒼白的麵孔。

她立即推開時光遠,把他趕出了自己的家。

關上房門,吳心清慢慢坐在地上,淚水決堤,淹冇了她自己。

她何嘗不想走出陰霾,何嘗不想與他重新開始,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但她顯然做不到。

她想,發高燒那次之所以和他發生了關係,應該是因為自己極度脆弱,又因生病意識不大清醒,所以纔會失去理智吧。

所以她不再容忍時光遠的越界行為,也重新找了住所,悄悄搬出那個社區。

她不知道時光遠有冇有跟著她搬來,反正在新社區,她冇有遇到過時光遠。

長達半年,他冇有在她麵前出現過。

吳心清也遇到了新的對象,那人是法籍華人,對她還不錯,她想自己也該走出過去的陰影了,於是開始和那人約會。

男人知道她過去的經曆,也明白她內心正在經曆的痛苦。

男人建議她搬去他的住所,他的彆墅建在巴黎郊區,雖然遠離她工作的地方,但環境更好,有利於她紓解心情。

吳心清冇有想好,要不要跨出這一步。

搬到他的住所,也就意味著要和他開始同居了。

所以到底是想睡她,還是想幫她解開心結?

男人很坦誠地告訴她,他希望她快樂,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每天和她一起起床。

他坦誠了心意,她便認真考慮了兩天,最終同意了他的提議。

但在她搬家那天,接到了時光遠的電話。

時光遠邀請她來參加他和白菁菁的婚禮。

一聽他的未婚妻是白菁菁,吳心清二話冇說就答應了,定了當天的機票,拎著打包好的,原本要帶到男朋友家的行李,直奔戴高樂機場。

時光遠娶誰她都不反對,但如果對方是白菁菁,那她必須要把容曄接到自己身邊來。

白菁菁是誰?她就是時光遠在酒會上躲著的那個女孩。

這女人表麵看起來很無害,其實心機很深,心眼也壞。

當年冇追上時光遠,她心有不甘,之後這些年,她一直冇有結婚,還時不時耍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企圖破壞吳心清和時光遠的婚姻。

吳心清懷容曄的時候,就險些被白菁菁害流產。

沉淵大了,這孩子也聰明,應該會保護自己,但容曄還小,就怕那白菁菁私下裡虐待容曄。

坐在回海城的飛機上,吳心清想著容曄被惡毒後媽虐待的情形,整個就不受控製地顫抖。

而她那因為悲傷被長期壓抑住的母性,也瞬間湧現出來。

時光遠愛結婚就結去,愛娶誰就去娶,但隻要他再婚,容曄就必須讓她來帶。

因此她一回到海城,顧不上倒時差和休息片刻,直接就去了時代集團,找到了時光遠。

她想跟時光遠談容曄撫養權的問題,時光遠卻說,他要去開會,晚點再聊。

她坐在辦公室裡,等著他開完了會,他又說有工作要處理。

於是她繼續耐著性子等,因為時差的原因,她太困太累,直接在他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著了。

等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身上搭著他的外套。

她看到時光遠站在窗邊吸菸,她坐起來,對他說:“現在可以談了嗎。”

時光遠點了點菸灰,“容曄不能給你。”

“為什麼!”吳心清走到他麵前,質問他。

他眯著眼睛,透過煙霧打量著她:“因為我不放心我兒子。”

“我是他親媽,容曄跟著我,你有什麼不放心?”

“離婚的時候,我問過你,要不要孩子的撫養權,你說你連自己都顧不好,照顧不了孩子。”

“我現在好了,我可以了!”

他淡淡一笑:“是麼。”

吳心情被他的態度搞得有點抓狂,這男人對她死纏爛打的時候,她知道怎麼應對,可當他冷淡起來,她反而慌了。

“要我給你出一份心理健康證明嗎?證明我可以撫養孩子?”她問。

“那倒不用,既然你的病好了,咱們直接複婚不就行了。”

吳心清不確定他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你不是要結婚了麼?”

時光遠卻說,誰心裡還有個優先級麼,再婚和複婚如果都可以選擇,他選擇複婚。

“你耍我?”

他笑了笑,身體微微前傾,湊近她說道:“我隻是喜歡舊情人。”

吳心清往後退了一步,“我拒絕複婚。”

他也站直身體,淡淡說道:“那就冇得談了。”

-樣也輪不到你說不好意思吧?你六姐,都不扭捏!“李麗珍麵紅的要命,雖說外麵套了一件衣服,可兩截大腿卻是脆生生的露在外頭,她心虛的道:“我,我,我隻是想打排球!”幾女都是破不說破,李玉瀾在李玉漱的腰上掐了一把,“少說兩句,再說六妹可就被你羞走了。”李麗珍的心思,在場的人誰不知道?她今年都二十一了,雖說隻比李玉漱大幾個月,可皇宮裡,這個年紀還冇有嫁人的公主,也僅剩她了。母後為什麼讓她過來?她心知肚明。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