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樸家彆墅區07

26

得有些沉重。從外看,樸基生的彆墅可謂是富麗堂皇。白色牆壁延伸至亮金色屋頂,精加工的圓形石階和大理石柱支撐起高大穹頂。洛可可式的裝修風格使得建築線條柔和而精緻。結合上纖細耀眼的金飾,整間屋子看起來靈動奢華。正門寬大的陰影投射在草坪,對麵是種植著大片珍稀植物的花園,懷抱露水瓶的美神像噴泉足足建設了三座。然而經過調查,這些美神像的眼球部分全無例外地鑲嵌著微型攝像頭,所佩項鍊的中心寶石實則是紅外線感應槍口...-

沈率動作自然地撿起衣服,隻不過冇再穿上。他在極短的時間恢複到理性乾練的狀態,如同合上外殼的蚌:

“顧副董事,這周的日程可能需要重新安排。”

一般來說,稱人帶“副”是不太禮貌的。但Horae的董事長是顧知斂的父親,公司內部成員為示區彆,一般會稱顧知斂為“顧副董事”。

沈率拿出便攜本,將紙上劃著紅圈的部分給顧知斂看:“這是這次因樸會長事件而推遲的日程。分彆是週一與林董事長的無人汽車視察,週四有關新能源材料的交流報告會,以及週六受胡總邀請的高爾夫球賽……”

顧知斂眉頭微皺,與沈率重新劃定會麵時間。

駕駛位上,顧澤明聽著兩人交談,麵無表情地打開汽車發動機。很好,大冰塊和小冰塊又“旁若無明”了。難為他們兩個分外正經的人湊到一起,至今為止還冇吵過架。

一般這時候他乾什麼呢?

他開車。

……

審議員輕輕清了清嗓子,宣讀最終的調查方案。

“……經過委員會商議,以下為最終成員名單。”

“偵查員:特彆行動一隊;隊長陳典,副隊長更改為林渡江。”

“記錄員:訊問一組;組長林燁,副組長溫雯語。”

“法醫:醫療二組;組長陳錦,副組長段霖……”

“……以及最高檢察官,陸穆和。”

“完畢。”

待冗長的會議結束,時針已經來到了淩晨兩點。

與會人員依次離開會議室,乘電梯下到一樓。

陸穆和伸了個懶腰,跟一旁的陳錦搭話:“你怎麼冇阻止你弟,這跟以前的小打小鬨可不一樣。”

陳錦將齊肩短髮彆到耳後,淡淡說:“他有中二病,整天想著為民除惡,攔也攔不住。”

她原本明豔白淨的臉上長滿了膿包和痤瘡,看起來觸目驚心。一連使用兩次Ⅱ級能力,其中還有一次是在限製期。要不是這次行動,陳錦也不知道原來人臉上能長這麼多東西。

隻不過長就長了,她又不靠臉吃飯。

說話間微風從管理局正門吹進大廳,帶著絲絲涼意。

陸穆和將手背在身後,淺笑著闔眸感受。

夏天,真的過去了啊。

……

烈日當空。

陽光穿過楓楊樹交錯的枝丫間隙,在地上形成一個個近圓的光斑。有陣帶著熱氣的夏風吹過,破壞了光暈原本規整的形狀。

“會長,陸穆和又溜進組織部偷開空調了。照這樣下去,我們這個月的經費遲早超支!”

顧知斂從窗外收回視線,看見桌前的女生氣得臉頰通紅,喋喋不休地細數著這一個月陸穆和犯下的罪狀。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女生憤憤道:“我懷疑他就是故意的。隻有學生會名下的分部遭他毒手,咱們也冇惹他呀!”

顧知斂正要開口回答,麵前的人卻變了模樣。

劍眉星目的Alpha笑得張揚,眼底似乎藏了一團正在燃燒的火,與外麵的天氣一樣令人燥熱。他語調透著委屈:

“現在太熱了。要是會長允許我進你的辦公室睡覺,不就冇什麼事了嗎?”

“反正,你也不會被彆人影響。……”

……

眨眼間,楓楊的蔥蔥綠意化為梧桐的黃,層層疊疊的葉片鋪滿小徑。那金色光芒太過耀眼,反而晃疼了眼睛。

陸穆和撿起一片梧桐葉,對著不帶暖意的秋陽細看。他嘴角帶點笑意,油腔滑調:“如果我不做點什麼出格的事情,會長也不會來找我。會長不來找我,就冇人會來了。”

“真是可惜啊,今天好歹是我的生日。”

“所以,你那次為什麼冇有來?”顧知斂冷著臉想要追問,場景卻再一次變換。

氣球裝點在大廳的各個角落,生日蛋糕置於圓桌中央。四處都是極具夢幻氣息的裝飾品,周圍人聲嘈雜。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小孩子的生日宴會呢,顧知斂你冇替彆人辦過派對吧。”有誰湊了過來,對上他的視線。

“怎麼這個表情,大壽星陸穆和不來了嗎?”

顧知斂低頭看向手機。螢幕亮著,上麵有幾條訊息。

「抱歉,我現在還在A市,暫時走不開。」

「怎麼了,是有什麼事嗎?」

「今天是你的生日。」

「哦對,我都忙忘記了,管理局這邊事情太多。」

「謝謝會長提醒,雖然不知道你晚上要乾什麼,但祝你玩得開心。」

顧知斂又抬起頭,說:“把煙花放了吧,他來不了。”

空曠的天台,他凝眸看著眼前絢爛的煙花。旁邊的人吵吵鬨鬨,似乎冇有因為缺少主角而降低興致。

“顧知斂抬頭!”

一聲驚呼,煙火如流星劃破天際,在空中綻開。如天使之淚,悠揚而又短暫。

“啪。”

顧知斂將水澆到臉上,水珠順著麵頰滾落,流進洗漱池。

陸穆和那張臉在他夢裡晃了一晚上,五年前發生的事彷彿走馬燈般閃現,極大地降低了睡眠質量。

顧澤明的聲音從餐廳飄了進來:

“顧知斂我給你買了小米粥,你記得早點吃,冷了就放微波爐裡加熱一下。我有事先走了。”

顧知斂從衛生間出來,淡淡地說了句“好”。

“不是,你不問我什麼事嗎?”顧澤明裝模作樣地展示新西裝,略顯憂鬱地歎了口氣:“等你到了我這個年齡,也是逃不過相親的命運的。”

“話說,你真的冇有心儀的Omega?”

“暫時冇有。”顧知斂回道,腦子裡卻浮現出了陸穆和的身影。

顧知斂覺得自己有些睡迷糊了,弄混了夢和現實:“我一會兒開車去管理局,九叔你有事就先走吧。”

“行行行,小米粥彆忘了吃。”顧澤明隨口叮囑了一句,走時替他反帶上了門。

顧知斂按了按眉心,晨間不太刺眼的陽光打在他身上,莫名地顯得他的背脊有些單薄。

……

“您好,我是本次記錄員溫雯語。”約莫三十歲的年輕女子盤著低丸子頭,露出光潔的額頭和脖頸。

“第一個問題,昨天晚上,您為什麼會出現在樸基生的住宅?”

顧知斂答道:“樸會長五十大壽,受他邀請參加當晚的生日宴會。”

溫雯語提筆記錄下來。

她皺眉往後翻了幾頁,估計是覺得這些問題跟第一個一樣多餘,索性直接跳到最後一頁。

“……第二個問題,您覺得樸基生是個什麼樣的人,您與他關係如何?”

“我與他交往不深,商業領域也基本冇有交集的部分,對他不算瞭解。”顧知斂表情平靜:“在接到他的宴會邀請時,我隻是覺得他想藉此擴大人脈圈。”

“然而,在經曆這次事件後,我會認為他是一個相當魯莽的人。”

“也就是說在此之前,您和他無仇無怨。”溫雯語頓了頓,直截了當地切入話題:“在審訊過程中,樸基生明確表示傅泉是針對您設計的陷阱。他的上司交代,要留下您強迫傅泉的記錄。對此,您怎麼看?”

“實話說,我不理解這種行為。”顧知斂修長的手骨節凸起,麵色冷峭:“即使我被誘導發|情、強迫了傅泉,這枚汙點也不會給我帶來實質性的傷害。‘發|情’可以掩飾一切,將背後的真相塑造成一次意外。”

“除了會使我的大眾聲譽下降,其他的基本冇有影響。而聲譽,”顧知斂停頓了一下,無奈道:“恰恰是最微不足道、最容易被人遺忘的。”

顧知斂雙手交疊,臉色微沉:“但是一旦傅泉行動失敗,就有暴露藥劑的風險。他們為什麼要冒著大風浪捕小魚,又為什麼輕易捨棄數十名能力者,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訊問室有短暫的沉默。溫雯語沉思著,最後問了幾個形式上的問題。

“好的,感謝您的配合。”

她合上速記本,起身與顧知斂握了握手,眉頭一直冇有鬆懈的跡象。

彷彿有一片陰雲盤踞在審問室上空,壓抑得人呼吸困難。

顧知斂向她頷首,離開了房間。

謎雲團團,他冇有伸手消除的權利。

……

樓梯間。

電梯層數來到12,“叮”的一聲,門向兩側緩緩打開。

有人從裡麵出來,見到顧知斂有些吃驚,隨之溫和地微笑:“顧董事,您好。”

顧知斂認出他是祁肆。

電影史上最年輕的全滿貫影帝,在導演圈、歌手圈、綜藝圈都有建樹,可謂是遍地開花。他本人是極具攻擊性的長相,精雕細琢的五官配上一雙桃花眼,讓他自帶一種矜貴瀲灩的氣質。

隻是與外貌不同,祁肆一直是溫和有禮的代表,幾乎冇人見過他生氣的樣子。所謂“不要以貌取人”,放在他身上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年前,Horae新開發的無人駕駛汽車請祁肆作過代言人。顧知斂隻在那時與他有過一麵之緣,現在碰到了也隻簡單地打個招呼,算是禮貌。

電梯緩緩下降,停在了10層。有兩個小姑娘進來,因為太過震驚冇能壓下音量。

“真的假的?祁肆,是那個樸基生的私生子?他們長得有一點關係嗎?”

“檔案上寫得清清楚楚的,不然為什麼找他來,”一人撇了撇嘴,及時止住話題:“嗐,彆說了,管他是大影帝還是大歌星,有問題一視同仁,就這樣。”

她們在五樓下了電梯,四方空間又隻剩顧知斂一人。

他垂眸剋製地呼吸,壓下心底那冒出點苗頭的探究之意。

克己慎行,斂跡慎微。

顧知斂抬眸,眼底又恢複到一片平和。

——波瀾不驚。

-你碰上他,也算是你倒黴,因為你很難發現,整個大乾,有第二個能跟他這般的男子。站在姐姐的角度,我心裡有氣憤,有無奈,我可以拒絕你的。可我冇有,不是因為我大度,而是郎君也挺喜歡你的。雖然他嘴上從來不說,可她你的眼神就不對。但喜歡歸喜歡,他對你也冇有過什麼僭越的地方,這說明他心裡是有顧忌的。你也知道我家是什麼情況。要不是靖安姑姑搶親,雪兒根本插不進來。公主對有些人來說是並不是好事,而是麻煩。”李麗珍低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