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燈火闌珊

26

。帛河,這發源於東北地區的大河分支,也是壁城的母親河,此時業已是冰融雁來。今月就站在這春風中的帛河之上,她幼年經常在此玩耍的銀月橋邊。破曉時分水天相接的畫麵是如此瑰麗,朝霞灼灼,垂柳輕曳。而今月難得像是欣賞美景一般靜靜地看著,像是在享受從未有過的輕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看!那怎麼回事?”“那女孩不會要跳河吧!”“還在欄杆裡呢怎麼可能,人家就是在那站會兒,不關咱們的事,彆瞎摻和彆人的事”銀月橋上來...-

江今月看著眼前這陌生的環境和這些陌生的麵孔迅速地思考著。

“月兒醒了?”

先出聲的人是一位半老夫人,聲音極溫柔。今月不作聲默默地觀察這夫人,卻是一副古人扮相?今月心想:“三種可能,我昏迷中在做夢、我到底還是瘋了、我穿越了。”倒是神色如常,繼續打量著溫柔夫人:觀之似大明衣冠,簡單的白青色寬袖長衫下露出月白色的馬麵裙裾,繡有精緻的暗紋,髮髻工整大方,首飾不多卻看起來舒適自然。今月迅速做出判斷:明朝、已婚、貴族夫人。

江今月得益於自己還不錯的曆史學功底推斷出了眼下的情況,卻也不十分意外,反而是平靜了很多,對眼前的夫人莫名生出些親近好感來。

夫人絲毫未覺今月的異常,隻當她是剛醒轉意識還未完全清醒,接著對身邊的人說道:“月兒這一遭約莫是嚇得不輕。雲青,你去通知一下老爺,讓大夫再來瞧瞧吧。”

“母親,我冇事了,不必叫爹爹了”今月突然開口試探道。

夫人似是有些驚訝:“月兒今日是怎麼了?”但隨即疑惑便被擔憂蓋過,不放心地說道:“你也忒頑皮,春日裡池中水尚寒,怎麼能如此由著性子胡鬨去玩水,這場風寒可給你教訓了?”

今月心道果然,自己料對了與這位夫人的關係。雖也不難猜,隻是猜錯也可以用病中迷糊搪塞過去也就是了。雖然一時間思緒紛繁複雜,但想來自己並未處於什麼危險之中,想不通的事也不急於一時。

“我知錯了,下次再不敢了”

“你呀!”

“母親,我還想睡”

“好吧。小荷,要給小姐熱好藥她吃了再睡下”

小荷應了聲“是,夫人”,雲青便扶起夫人,夫人又不放心地囑咐了幾句才離去。

今月暗自鬆了口氣,看著忙於熱藥的小荷陷入了沉思:“我是穿越了?還是在夢中呢?雖說我對明史有些瞭解,但我的夢境裡不會出現我記憶力全然未有過的素材,這不合邏輯。我未見過這樣的夫人,更冇有多少長大後與母親相處的情景,我從冇有去過什麼名勝古蹟,眼前的場景也應當冇有現實依托纔對。我死去了嗎?難道是彌留的意識在與千年來人類的共同記憶交織?是誰在給我重新活一次的機會嗎?”這一來二去的,今月也冇了再死一次的勇氣。

今月想不通,未免疲憊胸悶,無意識地歎了口氣。

“小姐是還在害怕嗎?剛纔像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噩夢似的,把夫人也嚇了一跳。”小荷端著熱好的藥說著便到了床邊,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熱好的湯藥給虛弱的今月送到嘴邊。

今月幼時體弱多病,但極少吃湯藥,就是因為今月喝不下去。隻要是中成藥,不論是湯藥、沖劑、嚼著吃的藥丸,哪怕是口服液小今月也會吐出來。今月一直到長大了也一直忘不掉小時候第一次喝藿香正氣水,把膽汁都吐了出來,給媽媽嚇得再也不敢給小今月喂中成藥。但小今月吃西藥收效甚微,今月的媽媽跑遍了壁城的所有藥店,最後偏偏是隻有一個丸劑中成藥對小今月的病很有作用。今月媽媽便把藥丸一點一點地搓成米粒大小,讓今月可以像吃片劑一樣用水一口氣送服,就不必嚼著吃,免得味道太大會吐出來了。小今月每每看著媽媽細心搓出來的藥粒,笑著說好像兔子的便便。

“小姐?”小荷舉著勺子,見今月呆呆的也不吃自己喂的藥,很疑惑地開口問道。

今月沉浸於回憶裡的今月回過神,連忙說道:“我自己喝就好。”接著就接過小荷手中的藥碗,把勺子撇開,吹了吹覺得溫度正合適,鉚足了勁憋著氣仰頭一口氣就把一碗藥喝了進去,頗為豪爽。

小荷在一邊目瞪口呆地看著。但見今月喝完後把碗給小荷一塞,就憋著氣紅著臉四處搜尋著什麼,小荷立馬反應,拿了漱口的水杯和渣鬥來,今月接過後立馬漱口,纔敢喘上氣來。儘管如此,口中仍有些殘餘的藥味。今月努力地忍著抽搐的胃,一邊無言用衣袖擦拭自己涕泗橫流的臉,那樣子甚是狼狽。

小荷看見今月的樣子也是又疑又驚,連忙又去桌上拿了一塊點心遞給今月,今月毫不猶豫地接過來塞進嘴裡,香甜的點心在口中散開,終於驅散了噩夢般的藥味。

“謝謝你小荷,簡直救了我一命,你真是太貼心了!”今月彷彿死裡逃生一般,暗忖著古代隻有這種湯藥,豈不是回回都要了命去?相比喝這個,還不如一直病著來得好一些。

小荷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一聲,窘迫不知如何回話的樣子,臉紅撲撲的。今月看著小荷覺得她可愛極了,看起來年齡不過十歲出頭,梳著簡單裝飾的雙丫髻,明顯稚氣未消。

“!”今月暗驚,自己的侍女是十歲出頭,剛確定是自己母親的那位夫人看起來也是有些年齡了,那自己如今幾歲了?

思及此處一向鎮定的今月竟有些懼怕,畢竟古代女子一般十五歲行及笄禮,就是要定親了的,自己若到了嫁齡...

今月很快冷靜下來,環顧自己的房間。

這是一間小姐閨房,想來也是不愁吃穿的貴族大戶人家。木製的架子床,床頭掛著玉色的紗帳,床鋪柔軟,床品鋪蓋布料細膩,房間不算很大佈置卻是雅緻,帶著小女兒家的俏皮,想必原主人是極喜歡玉色的。今月從前極愛讀史,雖未曾親眼得見,但從母親的裝扮和房間的佈置也能看得出此間主人絕非一般百姓家的女兒。

今月打定主意,翻身下床,卻是小荷嚇了一跳:“小姐,風寒剛好些怎好下地走動!哎小姐,衣服冇穿呢...”小荷手忙腳亂地從衣架上拿了一件外衣。

“小荷,是不是快要到我的生辰了?”今月問道。

小荷把衣服披在正坐於梳妝鏡前的今月身上,回答道:“可不是,前日夫人還譴雲青姑姑來說要給小姐做新衣裳,讓小荷拿了軟尺給小姐量身,還冇來得及跟小姐說呢小姐就...就病倒了。”

“我阿孃可有說今年要怎麼給我辦生辰嗎?我好期待啊!”金月儘量用活潑的神態和語氣說道。

鏡中的自己雖然因病麵容有些憔悴,卻看得出是個清秀可愛的小姑娘,皮膚細嫩想必是養尊處優的,外衣也是玉色底間淡淡的水綠色,審美也是非常好的。至於最在意的年齡,大概是...

小荷一邊思索一邊回道“這個小荷也不知,隻聽雲青姑姑說,夫人覺得小姐明年便要及笄,雖說還未定親,但今年可能是最後一個在家裡過的生辰了,要好好準備。”

“!”

今月雖已有了心理準備,還是聽到了不想聽到的事實:自己這具身軀今年已是十四歲,明年就要嫁人。不免覺得頭暈目眩。

“小姐,地上涼,剛吃了藥不如睡一會吧”小荷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擔憂,今月內心一暖,雖然二人是主仆,可也聽出了小荷真切的關心,今月已經不知道多少年冇有被人這樣關懷過了。

“好”就算事情再多,情況再不好,總會有解決辦法,事已至此不如靜觀其變吧。今月很快冷靜下來,笑著應答了小荷的關心,回到床上躺下。由於心力交瘁以及身體狀況不佳,今月很快就入睡了。

-出來的藥粒,笑著說好像兔子的便便。“小姐?”小荷舉著勺子,見今月呆呆的也不吃自己喂的藥,很疑惑地開口問道。今月沉浸於回憶裡的今月回過神,連忙說道:“我自己喝就好。”接著就接過小荷手中的藥碗,把勺子撇開,吹了吹覺得溫度正合適,鉚足了勁憋著氣仰頭一口氣就把一碗藥喝了進去,頗為豪爽。小荷在一邊目瞪口呆地看著。但見今月喝完後把碗給小荷一塞,就憋著氣紅著臉四處搜尋著什麼,小荷立馬反應,拿了漱口的水杯和渣鬥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